扑街的fish竹中桑

漫威/dc/杂食没洁癖(除了闪恩)/fate/龙tory

[利落]一斛珠

这是什么绝美爱情啊(இдஇ; )

阿玖:

ooc
极微量令后






“今夕何夕,见此粲者。”





-


片片互玲珑,飞扬玉漏终。


乾隆二十年隆冬,紫禁城又迎来一场大雪。
金黄色的琉璃瓦上覆着皑皑白雪,在朱墙的映衬下格外夺目。宫道两侧的积雪还未完全清理干净,四处都弥漫着一股清冷之气。




令妃娘娘有喜的消息传到养心殿的时候,皇帝正独自用着晚膳。
这一听便是惊喜得饭都不用了,放下手中的筷子就往外走,挥挥手示意李玉赶紧跟着。
匆忙得连帝辇都没用上。


“魏璎珞!”
皇帝一脚刚踏进宫门就喊得大声,倒是让忙碌的宫人脸上的喜色差点吓得掉了一层。
他甚至等不及宫女替他把门帘挑开,自顾自地掀起就走了进去,险些被殿内地龙和炭盆烧的暖烘烘的热气给熏懵了。


“魏璎珞你……”本来急冲冲的,真正看到了眼前人,皇帝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。
魏璎珞就坐在榻上,刚把茶盏搁在几案上,带着盈盈笑意盯着他看。一旁只有明玉一个人伺候,显得殿内格外安静,反倒让皇帝急切的举动显得有些突兀。


“皇上还总说臣妾胆大妄为,皇上这样大呼小叫臣妾的名字,才是没规矩呢。”璎珞瞧了一会儿,见皇帝落座了仍有些手足无措,忍不住就开口,语气里还带着娇蛮。
“你这里着实远了些,知道朕走过来要多久吗。”皇帝冷哼一声,他很早就后悔把延禧宫赐给她住了。
“呀,皇上您鞋子和衣角都湿了呢!”璎珞装作才看见的样子,“臣妾让人给您送干净的衣裳来。”
看她大惊小怪的样子,皇帝有些失笑,于是走过去和她坐在一起,不由分说把她搂在怀里:“一惊一乍的,成何体统。”


“皇上惯会这样说臣妾。”璎珞有些不舒服地动了动身子,示意一旁偷笑的明玉上茶点,“皇上肯定午膳也没用完,先吃些小食垫垫吧。”
“还不是你给了朕一个大惊喜。”皇帝见四下无人,捉起璎珞的手细细的亲,“璎珞,朕很开心。”
璎珞心下一软,捏了捏他的指骨:“我也很开心。”


从前她不愿意侍寝,也不愿意要孩子,两个人还专门为了避子汤一事大吵过一架。后来她有心想要怀一个,太医却说她体质过寒,不易有孕。
她不是不知道那几年。淋了一场暴雨,又在数九寒天跪完了一圈宫城,寒气侵入太多。
打那以后她才注重调理身体,这一等,就是好几年。


今天太医向她贺喜的时候,她一开始还有些发懵。
那种感觉很奇妙。
一想到腹中孕育着一个小生命,是她和他的孩子,她就止不住地想要笑。


皇帝见她难得安静得不再说话,看着她手上还没痊愈的冻疮,心下略略有些愧疚。他拿起放在一旁的香膏替她细细地涂抹,专注的样子让璎珞禁不住笑出声。
“你笑什么。”皇帝涂完满意地瞧了瞧,才拿帕子擦了手。
“臣妾想,既然皇上因此没用完膳,那臣妾为了弥补,就请皇上留下来休息吧。”
“哼。”皇帝瞪她一眼,点了点她的鼻尖,“你呀。”




午睡起身后,璎珞亲自服侍了皇帝更衣。
皇帝看着她认真替他整理腰带的模样,配合她侧身:“你现在有孕,这些琐事就不要亲自做了。”
“臣妾哪就这么娇贵了。”半蹲着的璎珞仰头斜睨了皇帝一眼,“更何况……”
“何况什么?”皇帝瞧她整理完,托着她双手让她起身。


“臣妾怕说了,皇上又要说臣妾胡闹。”璎珞今日说话都带着娇气,眨眨眼盯着皇帝。
“再怎么胡闹,朕有说过你什么?”
“更何况臣妾呀……”璎珞歪着头似是真的仔细想了想,然后笑着略略踮脚,额头抵着皇帝的额头,“臣妾怕自己宫里的人伺候不好皇上,被皇上误以为是胆大妄为,一心想要勾引您呢!”


“魏璎珞,你胡闹!”皇帝嘴里说着她,却还是一手勾住她尚且纤细的腰,大笑着把她紧紧搂在怀里。




-


晚间皇帝又到了延禧宫。
他进来的时候魏璎珞正坐在榻上绣着他的寝衣,那是上一次赌气过后,他硬要她绣了送给他的。


“再过些日子,你就可以开始绣些孩子的小衣啊肚兜啊之类的了。”皇帝摩挲右手的玉扳指,盯着她打趣。
“皇上怎么比臣妾还心急呢,这才两个多月。”璎珞皱了皱鼻子,手上不停。
她向来畏寒,殿内暖烘烘的,她的脸颊也被熏的红扑扑的。


“晚上就不要多秀了,伤眼睛。”皇帝看了一会儿,心里有些痒,走过去把她手中的活拿了放到一旁,然后挨着她坐下,“看看朕给你带了什么过来。”
“皇上又要赏臣妾什么呀。”璎珞活动了一下脖子,撇了撇嘴,“臣妾见识少,您赏什么臣妾都觉得好的。”
“正式的赏赐呢,要等明天白日里才能来。”皇帝掀开茶盖,脸色难得带着绷不住的得意,“朕给你看个旁人没有的。”




刺绣精美的锦盒被打开,里面竟是两排色泽极佳的东珠。
这是太后和帝后才有资格佩戴之物。
璎珞愣怔在那里,甚至忘了反应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睁大眼睛瞪着皇帝:“皇上,您这不合规矩。”
“哎,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”皇帝站起身,拉着璎珞示意她走到东珠盒子的面前。


红色的锦缎上东珠排列整齐,每一颗都光泽温润,又熠熠生辉。
“朕今天看见这盒东珠,立马就想起你。朕觉得你就像它们一样。
“丫头,这些年你浸润在后宫之中,和以前很不一样了。朕一直说你任性大胆,但你变得越来越得体,让朕放心。”




皇帝扳过璎珞的肩,微俯身到两人平视的高度,认真的像要深深看进她的眼睛里去:“璎珞,但朕很开心,你在朕面前还有小情绪小脾气,没有完全被磨平了棱角。
“就像这些东珠,色泽温润,但光芒仍旧夺目。


“朕更开心,你和朕终于有了孩子。”




-


因着令妃承宠多年,这又是头一胎,皇帝和太后都十分看重。也由此,特地让其不必再出席除夕家宴,在自己宫里热闹一番也算过年。


每年的家宴其实与往年并无多大不同,皇帝看了丝竹歌舞只觉得有些困乏,将太后亲自送回之后也并没再回去。
冬夜的风颇为寒冷,只是新年临近,也带着丝丝喜庆。
皇帝在夜色里缓缓走着,只觉得扑面而来的泠冽气息让他酒也醒了几分。


他蓦地听见隐约传来的笑声。
抬头一看,原是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延禧宫外。
宫门前两个大红灯笼显得格外热烈,伴随着飘在空气中的嬉闹声,让皇帝身上突然升起一股暖意。
他抬手向李玉摆了摆,意思是今晚就在这儿了。


皇帝并未让宫人通报,他走进殿内,正瞧见魏璎珞被一群宫女围在中间,玩得正开心。
明玉第一个发现他,带着行了礼就笑着领众人退了下去。留下桌上的一堆香囊,还有傻傻坐在那里的魏璎珞。


“免了。”皇帝见她撑着桌子要起身,赶紧快步走过去扶着她坐稳。
璎珞已经将将四个月的身子,渐渐已有些显怀,行动上也不比之前轻快。他宠着她,本就不在意这些虚礼,向来都没等她有动作就又把她摁了坐回去。
“皇上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?家宴应该还没结束呢。”璎珞乐得不起身,乐呵呵地整理着桌上各式的香囊。
“朕看着倦怠,倒不如来你这丫头这儿看看。”皇帝随意拿起桌上的一个香囊,“你们在玩什么呢?你从几时开始绣的,竟有这么多个。”
他的贴身之物多是半威胁半要求地让她绣的,自是对她的绣法再熟悉不过。


“臣妾一个人觉得闷呀,就叫她们一起过来玩。把自己新一年的愿望写下来放在香囊里,然后再挂起来,说不定能成真呢。”
“就你鬼主意多。”皇帝看她满脸得意的样子,点了点她的额头,“那你许了什么?”
“皇上,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!”璎珞撅着嘴,伸出手去揪他的耳朵。
皇帝顺势拉过她的手把她拉进怀里,气急败坏地凑近瞧她:“朕好说歹说你都不情愿给朕绣的东西,你对宫人倒慷慨大方的很。”




璎珞眼珠滴溜溜地转,还没想好怎么说,就听见外面传来明玉的笑声。
“呀皇上!”她腾地站起,三嵌耳坠在颈边不住乱晃,“明玉刚才还和臣妾说要在外面放烟花呢,皇上陪臣妾出去看看吧!”
“魏璎珞!你慢点,外面冷!”皇帝被她拉着走,只得匆匆拿起自己的披风急急盖在她肩上,“真是胡闹!”
话虽这么说,他到底也不住笑了起来。


烟花棒虽小,夜幕中也显得格外夺目灿烂。璎珞靠在皇帝身边,笑得开怀。
“冷吗?”皇帝略低头替她紧了紧披风的系绳,将她的小手握在自己掌中。
璎珞摇了摇头,她安静地看了好一会儿,突然攀着他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什么。


那是一句满语的新年祝词。
她央着嬷嬷教她,偷偷练了好久。




-


皇帝一直觉得魏璎珞就是上天派来专门治他的。
对此他深信不疑。


他也一直坚信,他会和她一直这么逗逗嘴,置置气,直到老去。


偏偏这丫头到最终还是会气他。




-


乾隆四十年正月,又是大雪纷飞。


延禧宫的殿内仍是气氛暖融。
皇帝坐在床边,看着魏璎珞缩在厚实的棉被里,显得格外娇小苍白。
他执着她的手,瞧见她纤薄的皮肤下青色的脉络都隐约可见,甚至手上不敢用几分力。
那是第一次,她没有力气再生动明媚地朝他展露笑颜。


“皇上。”
璎珞努力牵起嘴角,笑里多了份平和。
“臣妾刚才梦见娘娘了。
“娘娘和臣妾说,她知道臣妾这些年……她特别欣慰。
“这么多年,娘娘从来没入过臣妾的梦。臣妾有时候,总怕自己做的不够好,会让她担心
“可是她和臣妾说,臣妾做的很好,她替臣妾感到骄傲。”


“是,你做得很好,朕都知道。”
皇帝索性蹲了下来,能离她再近些,另一只手替她拭去眼眶周围的湿润,却全然不顾自己的眼睛也已发涩发酸。


“臣妾马上就要见到她了吧。还有其他人,姐姐、吉祥、明玉……”
“那朕呢?”皇帝轻轻紧了紧握着她的手,“你抛下朕一个人。”
璎珞终于轻笑出声:“臣妾呀,先替皇上去探探路,等着您。等皇上来的时候,皇上也不会孤单了,臣妾要一直缠着您呢。”
“哼,魏璎珞。”皇帝强忍着吸了吸鼻子,“你这个胆大妄为的丫头!朕要狠狠的罚你……”
他再说不下去了。




“皇上。”璎珞已经没什么力气了,“我这一生,没什么遗憾了,我很知足。”
她这一辈子,有姐姐养育长大,有娘娘悉心教导,有皇帝宠爱呵护。




她想说,这是很长、很好的一生。




皇帝执着的手终于不再有力气,轻飘飘地落在他掌心。




-


乾隆四十年正月二十九日,令皇贵妃薨,诏称令懿皇贵妃。


如圭如璋,令闻令望。
兰心蕙质,嘉言懿行。




-


皇帝当晚一人宿在养心殿。
他坐在榻前飞快的转动着玉扳指,直直盯着案几上放着的三个托盘。
那是李玉先前带人拿来的,说是延禧宫宫女受皇贵妃生前之托,务必要呈上给他。
他坐了好一会儿,才颤着手将托盘上的锦盒一一打开。


是他一共赏给过她的三盒东珠。
一盒是她第一次怀孕,一盒是她晋封皇贵妃,还有一盒,就在这一年的正月初一。
每一颗东珠都受到极好的保养,光泽如初。
每一盒的上面都放了不同的香囊,不用细看,他就知道出自她之手。
每一个里面都放了写着同样字迹的纸条。


富察皇后走后,璎珞的字仍写的不好,后来都由他一笔一画地教导。
也因此,她字的风格,多像他。
这样熟悉的字迹,写的就是那年他问她新年愿望罢。




一愿郎君千岁。
二愿妾身常健。
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。


皇帝的泪终于落下来。




-


那个晚上,皇帝终于梦见初见她时的模样。


璎珞穿着粉色的宫装,靠在那棵灵柏之下。
只是她不再俯身跪在地上,而是站在那里看着帝辇上的他笑。


她笑声清脆,穿过重重树梢,越过九重宫墙,填满整片苍穹。




评论

热度(1321)

  1. 门里门外,爱,无声流淌阿玖 转载了此文字